資訊 · 搜尋
· · 英文版 · 訂閱

港聞

惻隱之心鐵漢甘願負鉅債 送動物最後一程

按圖進入新聞片段

毛孩的性命何價,能夠讓一個彪形大漢不惜負六位數債務,一年四季不分晝夜、開著一輛小型貨車遊走港九新界大街小巷,幫那些不幸橫屍街頭的毛孩有尊嚴地走完生命最後一程。密密麻麻的屍蟲,血肉模糊的身軀,他了無懼色,戴上手套,輕輕地把毛孩裝進袋子,送他們到火化場。

這個鐵漢就是「執屍人」—— 貨車司機文哥。對於這份力不討好的差事,他說「執起動物屍體,為他們善終,起碼內心好過一些。

文哥正職為貨車司機,空餘時間為流浪動物執屍。(李景琳攝)

惻隱之心  不惜負債累累

文哥鐵漢的外表下,藏著一顆熾熱的惻隱之心;比起物質生活,他選擇隨心。2014年文哥在將軍澳送貨期間,在公園看到一隻小狗後腿「趷吓趷吓」,於是帶小狗到診所求醫。往後一至兩年小狗一直接受治療,期間文哥將小狗暫養在寵物店,他偶爾去探望。

為了讓小狗往後餘生有一個穩定居所,文哥在Facebook 設立了「毛孩關注組」,最後關注組其中一名成員領養了小狗,現在小狗已痊愈,並在一個安穩的家生活。這次經歷令文哥和流浪動物結緣,開始動物救援工作。

動物救援工作十分艱辛,除了無時無刻都要做好準備救援,亦需要龐大資金治療動物,救回來的毛孩也要地方安置,過程需要花費不少金錢與時間。現時文哥已償還三、四萬元 ,但仍欠善終公司十一萬元及財務公司約六萬元債務。

儘管負債累累,文哥仍未停止執屍,每月仍需花二至三萬元在動物火化上,再加上隧道費和油費的交通開支,每月總支出對普通人而言可謂難以負擔。

死不去 就幫助多些動物

文哥剛成為「執屍人」時生了一場大病,原以為是普通腹痛,便沒有多加留意。後來太太提醒,文哥才主動求醫,竟發現腹部內腸臟打結,引發急性腸胃炎。當時醫生指如果不及時求醫,可能危及生命,幸好最終順利完成手術並康復。

經歷這場大病後,文哥身體大不如前,加上當時身兼兩職,需要兼顧貨車司機和動物救援工作,醫生也建議他不宜太操勞。在醫生的建議和資金壓力下,文哥停止動物救援,卻成為了「執屍人」。

談及這場大病,文哥神態淡然,他直言「死唔去,咁咪幫多啲動物」;即使體力不如以往,仍無阻文哥幫忙流浪動物的決心。

文哥曾在馬路中心遇到一具貓隻屍體。(受訪者提供)

淋過雨的人 總想著幫別人撐傘

為動物執屍充滿危險和血腥畫面,但文哥始終抱着為毛孩善終的執念,總是義不容辭把這些危機四伏的任務接下來。雖胸前有個勇字,但文哥也不是毫無計劃便行動的人。若屍體發脹或需在水中打撈時,文哥便會與他的同伴龍哥同行。龍哥兩年前加入執屍行列,成為文哥的同伴,平日接到求助電話,會視乎誰較近事發地點誰就去執屍。

有次他們收到救助個案,有狗隻在南生圍水塘溺斃,當時狗隻已經發脹,浮在水面。文哥第一時間走上船艇,面對翻船的風險獨自打撈狗隻。龍哥形容當時文哥「為救那隻狗,我覺得他像用自己條命去搏」,他覺得文哥厲害、勇敢。

這種過人的勇氣並不是一兩天練成的。文哥剛成為「執屍人」時,發現餵養過的流浪貓在山上往生,由於事隔多日才被發現,當文哥撿起小貓屍體時,經仔細檢查發現小貓身上佈滿了屍蟲。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,文哥心情複雜,「其實有些震撼,因為無試過執有蟲嘅屍體,而且(屍臭)味道好勁。」文哥直言感到害怕,但他選擇堅持下去,慢慢適應。

執屍熱潮散去  同伴逐一離開

Facebook「毛孩關注組」的群組業面。(Facebook截圖)

文哥曾接受各大媒體訪問,分享有關「執屍」的經歷,不少市民閱後認為「執屍」很有意義,紛紛加入;「剛開始時,很多人都充滿熱誠,但漸漸大部分人都不願繼續,最終再也沒有出現過。」文哥曾經嘗試聯絡,他們都以忙碌為由拒絕,文哥便沒有再找他們,盡量自己身體力行。面對身邊同伴的離去,文哥覺得遺憾。

不過令文哥最無奈的,是被「整蠱」,他曾接聽過一些求助電話,有路人稱在街道上發現流浪動物屍體,不過對方並沒有提供相片,當文哥到達目的地時,卻聯絡不到致電的人,發現他們的電話關機後,才意識到自己被騙。

即使被人欺騙,又遭病痛和債務纏身,文哥仍然堅持執屍。他相信,香港有很多跟他一樣默默無名的執屍人,願意送動物走完生命最後一程,讓漂泊的靈魂得到安息。

文哥信仰佛教,會為剛執回來的屍體戴上手環,希望牠們可以順利地走最後一程。(李景琳攝)

指導老師:陳景祥

《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》

新報人(SPY)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,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;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,不附從政治功利,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。

留言

九龍城潑水節活動首日無水潑 有市民失望而回

港素食 點樣食? 志雲大師:隨心而食 初心不變